668小电影观看

668小电影观看

”少阳者,肝中所寄之少阳相火也。亦俾蒸熟龙眼肉服之,约日服两许,服旬日全愈。

夫浓朴气温味辛,若多用之,能损人真气,为人所共知,而其性又能横行达表,发出人之热汗。夫大易之象,坎上离下为既济,坎为肾而在上者,此言肾当上济以镇心也,离为心而在下者,此言心当下济以暖肾也。

血脉不通者,水中之火不继续也,烦满消渴者,火中之水失滋泽也,中恶腹痛阴阳不相保抱,邪得乘间以入,毒瓦斯疥诸疮,阳不畜阴而反灼阴,得惟药之阳抱阴,阴涵阳者治之,斯阳不为阴贼,阴不为阳累,诸疾均可已矣。其大便尤未通下,腹中胀益甚。

不知所谓从治者,如纯以热治凉,恐其格拒不受,而于纯热之中少用些些凉药为之作引也,若纯以凉治凉,是犹冰上积冰,其凝结不益坚乎? 而愚对于此等证,原有变通之下法,即白虎加人参汤,将石膏不煎入汤中,而以所煎之汤将石膏送服者是也。

《伤寒论》原文∶心下痞,按之濡,其脉关上浮者,大黄黄连泻心汤主之。 俾用鲜茅根半斤,煎汤两大碗,以之当茶徐徐温饮之,使药力昼夜相继,连服五日,热退便利,肿遂尽消。

然其脉非为迟缓之象,竟若蓄极而通,有迟而突出之象。上王氏之论甚精细,而愚于此节之文则又别有会悟,试引从前治愈之两案以明之。

Leave a Reply